真人龙虎斗网站

学生家长赠送锦旗感谢学校救命之恩_0

时间:2019-10-28 15:56:52

      4月1日上午,化工学院化工07-3班学生郑艳丽的母亲将亲手制作的锦旗送到校医院李涛院长手中,以表达学校对孩子的救命之恩。       据了解,2009年11月15日深夜,郑艳丽同学突发脑血管出血,情况十分危急,得知情况后,校领导、校医院院长、化工学院党政负责人亲临现场,及时作出转院以便尽最大努力抢救的决定。郑丽艳同学家境贫寒,根本无力支付面临的巨额医疗费用,面对此情,大家共同努力为其筹集了七万余元医药费,保证了抢救和治疗的最佳时期。目前,郑丽艳已经在北京成功完成手术并康复出院。        以下为郑艳丽的亲笔感谢信: 那个寒冬,我在生死边缘……                                    化工07―3班  郑艳丽      2009年11月15日深夜,撕心裂肺的头痛把我从睡梦中揪醒,脑袋就像无数钢针在扎一样,胃里一阵接一阵的痉挛让我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痛苦的叫喊声惊醒了我熟睡的舍友,模糊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扶我起来,有人给我披上衣服,有人给我倒上热水……此时是凌晨三点。         当我被同学送到校医院的时候,值班的大夫通过给我量体温、听诊、仔细的询问情况,排除了食物中毒,胃肠疾病等情况,随后值班大夫果断地联系了长清区医院,脑部CT的结果犹如晴天霹雳:“脑血管先天畸形,突发脑血管出血,危险!”我父亲因此病而瘫痪在床,家里已经债台高筑,根本无法承受巨额的手术费,我绝望了。         面对现实,我只能住院观察,听天由命,团总支李月娥老师了解情况后,当即立断:“不能再观察了,马上把郑艳丽转省立医院,不能耽误了孩子!”我后来知道当时的情况十万火急,那是在与死神赛跑,每一分每一秒都决定着我的生死。当我们到达省立医院时,我的班主任李鹏老师已经拿着住院押金在那里等候了。那时我的眼圈已发黑,体温已达不到35度,大夫们急救了3小时我才苏醒过来,然后我那50多岁的班主任和班长胡依朋在诺大的医院里上上下下办好了各种手续,我被及时安排到了病房,如果不是老师、不是我亲爱的同学们,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为病情严重,我在省立医院的医疗费用每天都在2000元以上,等病情稳定后还要做手术,仅手术费一项就要4万余元,况且这种手术的成功率比较低。对一个土里刨食又债台高筑的农村家庭来说,这笔费用无疑是天文数字。家人们都要放弃了,我的母亲只能以泪洗面。但此时校医院李涛院长、化工学院的党政领导们没有放弃,他们想尽了一切办法。学校对师生住院领取支票有严格规定,教师最多也只能支取五千,但是,校医院办公室李磊主任却将一张一万五的支票及时的递到了我几近崩溃的母亲手中,母亲双手颤抖地接过这救命的钱,嘴里激动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有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后来,我听到了校医院李涛院长当时说的一句话,“什么都可以讲原则,唯独救人不可以讲原则。”我庆幸自己处在这样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大家庭里。        因为出血部位在密布神经系统的脑部,稍有差错,轻则留下后遗症,重则有生命危险,所以手术难度很大,省内专家无法手术,李涛院长联系了北京天坛医院脑血管方面的专家为我会诊,会诊结果出来后,学校领导作出决定:去北京找最好的专家做手术!住院期间,隔三差五就有化工学院的老师去看我,鼓励我;班里的同学们自发的为我捐起了款……我的住院费用共有七万多,都是同学、老师和学校给解决的,恩情如山,我无法用语言表达。         一颗颗心的关爱,如同一缕缕的阳光,将我这个处在黑暗深渊的的女孩包围起来,在那个寒冷的冬天里,我和我的家人感受到了轻院无尽的温暖。          最后我在北京成功的完成了手术,目前状态稳定,没有留下后遗症。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那个冬天尽管寒风凛冽,尽管雪花纷飞,可我们专升本的每位同学都感到轻院处处充满了暖意。有时我甚至庆幸我病了这一场,因为这场病让我感受到了同学、老师、学院领导对我的爱,让我感受到了人世间的真情,今天,我和母亲来到学校,母亲将亲手制作的锦旗送到李涛院长手中。           感谢你们,感谢轻院,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版权所有 © 青岛大学真人龙虎斗网站   手机版
  •   鲁 ICP 备案 05001947 号 - 4      鲁公网安备 370212020008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