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2uro'></ins>

    <dl id='2uro'></dl>
    <fieldset id='2uro'></fieldset>
      <i id='2uro'></i>
    1. <tr id='2uro'><strong id='2uro'></strong><small id='2uro'></small><button id='2uro'></button><li id='2uro'><noscript id='2uro'><big id='2uro'></big><dt id='2uro'></dt></noscript></li></tr><ol id='2uro'><table id='2uro'><blockquote id='2uro'><tbody id='2ur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uro'></u><kbd id='2uro'><kbd id='2uro'></kbd></kbd>
      1. <span id='2uro'></span>

          <acronym id='2uro'><em id='2uro'></em><td id='2uro'><div id='2uro'></div></td></acronym><address id='2uro'><big id='2uro'><big id='2uro'></big><legend id='2uro'></legend></big></address>

            <code id='2uro'><strong id='2uro'></strong></code>
            <i id='2uro'><div id='2uro'><ins id='2uro'></ins></div></i>

            豆瓣9.2全球票房61.5億《小醜》,內地為何不上映?

            • 时间:
            • 浏览:6

            這是我迄今為止看的電影中給我帶來最壓抑的一部影片,這種由主角亞瑟和他的所在的社會帶瞭的壓抑感,讓我似乎已經感受到瞭那種人格上的壓迫和想要釋放自我的沖動。正如導演所說的這是一部角色研究方向的電影,帶有實驗性,如今威尼斯電影節頒給《小醜》最佳影片證明這個實驗性的成功。

            電影《小醜》以同名DC漫畫角色為基礎,由華納兄弟影業公司發行。本片的故事將獨立於DCEU之外,故事背景設置在20世紀80年代本片由《宿醉》的導演托德菲利普斯執導,他與編劇斯科特西爾弗一起撰寫瞭編劇。截止目前為止《小醜》的全球票房61.5億人民幣。

            《小醜》這部影片在美國部分劇院因擔心重演《黑暗騎士》的槍擊事件,選擇不放映這部電影,在全球很多上映的國傢和城市上映小醜的時候都加強瞭安保,甚至影院附近還增加瞭警察巡邏,所以你們應該能感受到《小醜》所帶來的邪惡魅力。

            影片開頭是一個畫著小醜妝容的人在強行用手指扒開自己的嘴角,讓自己漏出所謂的笑容,卻眼角流著淚水的畫面。這就是影片的主角亞瑟,亞瑟雖然性格溫善良,卻因腦部遭受創傷會不由自主的放聲大笑造成自己及身邊的人的困擾必須靠藥物才能稍微的控制病情。他和無法自理的母親相依為命。

            平時靠打扮成小醜出席活動得以為生但因所處的社會環境不好,使得收入不穩定的他和母親生活困難,又因接二連三的遭遇讓他不斷的遭受打擊

            使得人格造成瞭分裂,無法分辨現實,在他的靈魂深處有一個小醜,他每次開槍殺人都是用的左手,而在平時寫字都是用的右手,可以理解為每次開槍殺人是都是內心的小醜在作祟,經過瞭多種的事件那個小醜的邪惡念想不斷被激發。

            印象最深刻的是亞瑟在看脫口秀表演時,他笑的點跟其他觀眾笑的點明顯不同。而他為瞭跟大傢保持一致,刻意在別人笑的時候尬笑的情景。很心酸也很細膩地刻畫瞭他是多麼的希望能融入社會,或者說正常人的圈子。

            這時候的亞瑟還為未徹底敗給靈魂深處的小醜,他還在努力融入,希望被接納。可惜現實總是一腳一腳地把他踹進深淵,直到深淵盡頭的小醜接住瞭他,托起他,占有他,讓他變得自信,變得光芒萬丈,也終究把他一直竭力守護的人性的善封存在瞭深淵裡。

            根據導演在訪談時提到“亞瑟”就是一個矛盾的存在在原本想將歡樂帶給這個世界卻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誤打誤撞的成為瞭一個象征不僅引發瞭高譚市的階級抗爭更偶然鼓勵瞭長久以來被壓榨的底層人們通過暴力和犯罪在宣泄不滿。

            這部影片中有很多的暴力和血腥的場面但正如昆汀的暴力美學邏輯一樣當我們在看到暴力時就會想到如何去消除暴力

            看到影片中的暴力和反感的情節讓更多的人從這種暴力壓抑中想到瞭珍惜和維護如今的和平、安定。我認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小醜”,隻要我們不斷的去感化溫和他,他才能給更別人帶來的是歡樂,而不是邪惡。